别说你这一辈子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3 14:59
  • 人已阅读

  别说你这一辈子   下午没有课,在书房里忙碌着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阵吵闹声,抬头瞟着发声的地方,原来是对过搂住在儿子家里的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在和谁唠叨着。仔细听来,原来是教生物的罗某将其门口小区里的植被铲除而种上香椿啊,豆角啊等实用的东西,被谁看见了,报告给物业,所以来人找她了。   她先发制人,说自己是老师,是教育人的人,她能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吗?物业代表中的一个女性人员说,人家亲自看见的,你怎么能说没有破坏呢?   罗某如高音喇叭似的大声说道:“谁看见我破坏植被了,我是教生物的,我能不知道保护植被而去破坏它吗?谁去打的小报告,把他叫过来,我扇他的耳光……”   句句入理,声声震天的吵闹,弄的两个代表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怏怏回到办公室,大概是去问个究竟了吧?   “我说是吧,要真的是谁说看见我搞破坏了,我扇他的大耳刮子!”突然的吵闹声再次将我的目光从书房引向了罗某的搂门口,她继续得理不饶人地说,“我这一辈子,从来没有干过缺德的事,也从来没有被谁举报过!”   举报是否真有其人,我们姑且不去管它,但是罗某的这一辈子,从我们共事的这十余年来,的确是不敢恭维:   先说她的家庭,一个默默无闻地为她挣这钱拿着工资的她的真正的男人,反倒不如她的有本事的同学,将大孩子的工作给解决了,她便供人家享受了好几年。而对其丈夫呢,则爱理不理的,加班来晚了一步,她和她的孩子们会拒绝其给开门,让他在门口的树底下蹲上一个中午或一个晚上——这是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宿舍里经常被人看见的事实。   等到第二个孩子该上班的时候,她又如老鹰抓小鸡一样地抓到一个能帮她忙的男人,以卑鄙的方式将自己送到人家的怀里,于是那老冤头就不得不给她孩子一个机会,所以她的老公也拿她没有办法,也不得不佩服她的“能力”。   因而她在家里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,没有人能代替的,哪怕是离奇丢丑的做法,也如花开花落极其自然。她的两个孩子都和她同一个鼻孔出气,与自己的父亲站在对立面上。   据说那年她女儿的单位里来了一个学计算机的痞子似的中专生,吃喝嫖赌样样俱全,但就是因为他爸是“李刚”,不仅掌握着许多认真干事老师的生杀大权,还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将其调到更好一些的单位去——写此文的时候,也就是现在早已调走了。于是她就让她的个头虽不是太高,但却绝对比那“李刚的儿子”好很多的女儿,全心全意地贴着那痞子,甚至一个暑假,所有老师都在家里休息而她的女儿全程陪着痞子在计算机室里。   有人说,暑假开学,她陪着女儿去医院做了流产。也有人说,她私下里让痞子给她们做流产的费用,结果痞子不仅什么都没有给,还扬言道,他已经拍下他们做爱的镜头,是那女孩硬往他身上上的,再要钱就发在网上。痞子就是痞子,仅此一句话就将这老奸巨猾的罗某人给吓住了,再也没有去要做手术的费用,女儿还白白供人享受了一个暑期。   这可能是罗某人从没有想到的能让自己吃亏的事,因为与她共事向来都是别人吃亏。而这亏吃得还屁股眼嗑花生——没法子向别人说起。   大概是去年吧,她的儿子要结婚了,她满怀豪情地写了那么多的请柬,准备大办酒席。可是去的人却了了,她没有想到的是,损人利己的事做多了,连阎王爷都不会看好的的,更别说朝夕相处的同事了。   所以啊,有些东西能晒,有些东西还真不好说。说事归说事,可别总说你这一辈子,你这一辈子如何如何,不是自己说了算,而是旁观者清。   相关专题:一辈子 顶一下